足彩14场胜负500wan:小人物連著大歷史

10
發表時間:2014-07-25 10:09

14场胜负彩新浪 www.lunccm.com.cn 題目:小人物連著大歷史
作者:胡博
書報刊名:《世界軍事》2014年六月上,第69~72頁
  2008年夏天,劉學啟老人因病去世,享年96歲.對于左鄰右舍來說,他是一位沉默寡言但卻樂于助人的老大爺,是一位和一般老人并無二致的普通人。事實上,作為一個生長于戰亂年代的中國人,他有著自己的傳奇經歷:既參加過軍閥部隊,也參加過國民黨部隊,在國民黨軍中,他既進入過雜牌軍,也進入過中央軍。甚至,他還一度參加過中國工農紅軍。老人未去世前,曾和本文作者比鄰而居,多次講述過自己當年的戰爭生涯。如今,原來居住的地方早已拆遷,小巷子變成了小區。但作者對老人的懷念卻更加深沉,覺得有要將這個戰爭中的小人物介紹給大家,因為他的那段經歷,實為一段大歷史的縮影。

當兵為吃糧

  劉學啟生于1911年,祖籍浙江嘉興,祖輩都是農民,到他父親那一代時遷居到福建泉州。1926年春,有泉州籍黃姓軍人回鄉招兵,當時劉家有4個孩子,生計十分困難,就決定讓排行老二的劉學啟去投軍,好減輕家里的負擔。于是,虛歲15的他就此走上了從軍的道路。
  劉學啟和其他20多個同鄉被編入福建陸軍第3師5旅10團2營,成了一名二等兵。先前負責招兵的那個人當了排長,由于劉學啟在新兵訓練時忠厚勤快,就被他挑選當了自己的勤務兵。半年后,劉學啟所在的部隊奉命與國民革命軍作戰。部隊出發時,劉學啟從黃排長那里知道要開戰了,很緊張,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戰爭中活下來,就想到了要逃跑??墑?,當他知道有兩個逃兵被抓住槍斃之后,又怕了,只能擔驚受怕地隨著部隊南下。
  出人意料的是,第5旅旅長曹萬順突然宣布倒戈了,部隊也隨即接受國民政府的改編,成為第17軍第1師,劉學啟轉眼從一名軍閥部隊的士兵,成為了為三民主義而奮斗的“革命戰士”。不過在當時,劉學啟是沒有這個覺悟的,他只知道,自己不用上戰場去拼命了。不久之后部隊擴編,黃排長升了連長,劉學啟也由二等兵升為一等兵。在接下來的兩年里,劉學啟一直作為黃連長勤務兵追隨左右,雖然他跟著部隊奔波,但實際并沒有經歷過大規模的戰爭。在他的記憶中,自己所在的連里,最大規模的一次作戰,也就傷亡了5名士兵。
  第17軍源自閩軍,在國軍部隊中屬于雜牌。但是在1928年底的編遣會議中,這個軍和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司令部并編為第11師,加上警衛司令陳誠在不久之后成了該師師長,這又讓劉學啟由雜牌軍士兵迅速轉變成中央軍嫡系部隊的士兵。
  1930年爆發的中原大戰,是劉學啟所經歷的第一次大規模戰爭。在這場大戰中,他領教到敵軍炮兵密集轟炸的震撼性,黃連長就是在民權作戰中被炮彈炸死的。而此時,劉學啟已經是上等兵了。民權戰斗中幸存下來的劉學啟,又隨部隊參加了濟南作戰,這次作戰中,他活捉了一名敵軍連長,成為第11師的戰斗英雄,受到陳誠的接見及獎勵,還被送入士官訓練班受訓。之后,他被破格提拔為中士班長,成為一個指揮14名士兵的“帶兵官”。

參加紅軍立功

  受到過陳誠接見的劉學啟儼然已是土木系的優秀士兵了,但不久,他卻成了中國工農紅軍的戰士??綞人坪跤械憒?,但在那個戰爭年代里這并不稀奇。事情要從1933年的草臺崗戰斗說起。當時,劉學啟所在的第11師正參加對紅軍中央蘇區的第四次“圍剿”。一般情況下,像第11師這樣的中央軍王牌部隊來襲之時,紅軍都會避其鋒芒,但這一次,紅軍卻“不按常規出牌”集中起部隊試圖圍殲來犯的國民黨軍。1933年3月20日黃昏時分,紅軍集中了紅1軍團、紅3軍團、紅5軍團的主力,在草臺崗伏擊第11師,打了第11師一個措手不及。劉學啟所在的先頭團——第66團只堅持了一天就被紅軍沖垮,團長李宴芳化裝逃出了包圍圈,劉學啟則在左腿負傷后,成了紅軍的俘虜。
  劉學啟與紅軍的作戰最早始于1931年,從那時起,師里的政訓員就不斷向部隊灌輸共產黨的“共產共妻”,強調“赤匪”的嗜殺。這此都使劉學啟在被俘后認為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紅軍的衛生員像對待紅軍戰士一樣的為他治療、照顧,加上紅軍干部的宣傳,尤其是打倒地主均分田地這一項,使劉學啟對紅軍的看法有了一個180度的轉變,于是在傷好之后主動要求參加紅軍。
  劉學啟先是被分配到紅軍第2師當兵,第2師后來并入到第4師,他又成了第11團的一名士兵。在之后的入閩作戰中,劉學啟因為打掉了一個國軍機槍陣地而立功。這時候的劉學啟,一門心思地想為解放勞苦大眾而戰,他期待著部隊能夠打到泉州,讓自己的父親從地主那里多分幾畝好田。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國軍第五次“圍剿”戰役的開始,紅軍連戰皆北,并且被迫開始了長征。劉學啟見此情況,認為前途渺茫,他想返回老部隊第11師去,但又顧及到自己在紅軍這邊立過功,如果回去后被查出來可就要遭難了。思前想后,干脆偷偷脫離部隊,跑回泉州老家了。
  草臺崗戰斗結束后,國民黨部隊認為劉學啟已經陣亡了,就給他家里發放了一筆撫恤金。這次劉學啟回到家,家里自然喜出望外。就這樣劉學啟在家里安頓下來,并且一住就是兩年。1936年底,劉學啟在一名已經成為第11師排長的老鄉的幫助下,重新回到11師。他隱瞞了自己在紅軍的經歷,只說自己草臺崗負傷被俘,此后歷經艱辛跑回老家。由于第66團的人大多被打散,負責審核的軍官又沒有深入調查,竟使劉學啟分配回第66團,仍然當他的中士班長。

抗擊日軍舍生忘死

  1937年7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劉學啟所在部隊于同年9月投入到淞滬戰場抗擊日軍。盡管上級在部隊參戰前不斷強調日軍的火力優勢,但劉學啟等大部分士官和士兵對此都沒有充分的認識,以致部隊在羅店與日軍初次交火后,損失慘重。在奪取日軍一個陣地的戰斗中,劉學啟雖然毫發無傷,但全班14人有11人陣亡。
  在第一次羅店反擊戰取得勝利后,劉學啟被調到一個新成立的連隊——第2營5連當上士班長。這個連的兵大部分都是由上海市保安總團調撥來的,由于他們只受過隊列訓練,無法承擔作戰任務,上級就把他們連作為預備隊使用,劉學啟所在的排很快被賦予了非戰斗任務——前往南京的辦事處領取補給品。但讓劉學啟沒有想到,這次遠離戰場沒有絲毫危險的任務最終卻成了他這輩子最驚險的一次經歷,也讓他成為第11師中為數不多的參加過南京保衛戰的人員。
  當時,隨著戰局的轉變,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決定放棄上海,開始大撤退。而日軍緊追不舍,直逼南京。第11師駐南京辦事處的主要人員已先行撤離,使這個排一時間成為了無主的娃,只能在辦事處里通過電臺不斷聯系上級,請求新任務。等到12月12日南京衛戍總司令部下達撤退命令放棄南京時,劉學啟等人仍然沒能聯系到上級,于是排長決定在入夜后冒險突圍。他們并沒有朝著下關轉移,而是朝著日軍的方向突圍,路線是出太平門經堯化門后向北,尋找機會渡過長江,隨后再想辦法尋找第11師歸建。
  劉學啟是排里少數幾名有豐富戰斗經驗的老兵,排長命令他帶領8名士兵為先頭搜索部隊。借著夜色,劉學啟等人起初的行進非常順利,但在前進到紫金山附近時,發現前方有激烈的交火。劉學啟判斷是友軍在突圍時被日軍發現,遭到了阻擊,便急忙命人回報排長。排長決定乘日軍被友軍吸引的機會尋找空隙迅速穿越,成功使部隊脫離了危險。在之后的行軍道路上,劉學啟的搜索部隊還發現了一輛拋錨的日軍卡車。他見卡車上只有2名日軍,就帶領8名士兵發起攻擊最終成功殲敵,且己部毫無傷亡。此后,經過一個多月的輾轉,劉學啟所在排在徽州歸建。全排出發時31人,除突圍途中有3人掉隊外,其余29人僅1人陣亡,3人輕傷。不久,團長彭戰存推薦劉學啟報考中央軍校第一分校,但因文化成績考試不合格,而未能入校。
  劉學啟認為他一生中最值得夸耀的,是1943年的石牌保衛戰。當時他已經是第32團2營少尉排長,奉命帶領全排士兵堅守一個叫三官巖的陣地。在那里,他與日軍往返廝殺兩晝夜,幾次將日軍擊退。在拼刺刀的戰斗中,劉學啟的腹部負傷,但仍堅持作戰,直至昏迷倒地才被送到后方醫院。戰后,他被提拔為中尉副連長,并被國民政府授予了一枚九等寶鼎勛章。

最后的“解放”

  抗戰中,劉學啟雖歷危頗多,但最終逢兇化吉,還成了國民黨軍的戰斗英雄。但內戰爆發后,這種好運氣似乎已經不在了。在1946年與解放軍作戰的張鳳集戰斗中,劉學啟所在部隊的營長因違抗命令擅自突圍在戰后被槍決。劉學啟因跟隨營長突圍,也受到撤職處分,隨即又被編入軍官總隊等待退役??拐狡詡?,劉學啟的父親因病去世,母親和兄弟姐妹則失去了聯系。此時,拿著微薄的退役金,看著殘垣斷壁的家,這對于在抗戰八年中立過戰功的劉學啟來說,倍感不公。
  1948年12月,劉學啟在舊日軍中好友的介紹下重操就業,在永嘉縣自衛團當教官。幾個月后,自衛團編入新成立的第200師,劉學啟又改任該師中尉排長。劉學啟久聞第200師的大名,因為這個師是民國第一支機械化部隊,能在這樣一支部隊里任職,是十分光榮的。只是此刻的第200師早已今非昔比,它僅僅是由一個地方保安部隊改編出來的部隊。更要命的是,這支由葉芳編練的200師竟然還是國防部的黑戶部隊!原來老的第200師在淮海戰役被解放軍殲滅后,國防部打算重建該師??墑潛桓秤枵飧齜諾牟慷釉詬=ㄒ恢閉脅壞獎?,葉芳便乘此機會提出自己兵強馬壯,并以自己與該師素有淵源為由,申請將第200師的番號撥給自己使用,然后在沒有等到國防部批準的情況下先打出旗號。結果,在福建的第200師依然存在的情況下,溫州也出現了一個第200師。對于這件事情的發生,國防部也不予以解決。兩個師于是開始大打電報戰,紛紛指責對方并非正統。時間一長,部隊內部也開始稱位于福建的部隊是“大200師”,位于溫州的部隊是“小200師”。
  “大小200師”爭吵不休的時候,劉學啟接到老家的電報,得知自己的母親帶著一個年幼的妹妹已經回到家中。對親人的思念讓他決定回鄉與家人團圓。他很快提交了辭呈,卻并沒能離開“小200師”,因為這時候部隊已經在師長葉芳的率領下起義了。
  劉學啟成為起義人員后,并不打算在解放軍的部隊里任職,他急于返鄉團聚。不想在這個時候,劉學啟又被人舉報,說他在第11師當過官,和解放軍有血債。這使劉學啟在部隊里坐立不安,生怕解放軍不僅追究他在內戰時的事情,甚至還會挖出他當年參加紅軍、脫離紅軍以及再次參加國軍的往事。好在解放軍并沒有就此深挖,只是安排劉學啟進解放軍官教導團學習,并在半年之后給他發了起義人員證明書,允許他轉業自謀生計。此時的劉學啟早已歸心似箭,他星夜兼程,踏上了歸途。這一年,他虛歲37。


文章分類: 歷史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