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彩14场胜负怎么算:評價歷史人物的五項原則

4
發表時間:2011-10-21 09:30
評價歷史人物的五項原則

14场胜负彩新浪 www.lunccm.com.cn

徐徹


  怎樣評價歷史人物,目前眾說紛紜。我試著提出五項原則,供大家一哂。何謂歷史人物?我想,簡單地理解,已經故去的過往的人物就是歷史人物。這里包括兩點,一是肉體上已經不在人世了;二是時間上已經是過去時了。當然,過去的時間有長有短,涉及的人物有大有小。這就有古代的近代的現代的當代的各色人等,都是我們所說的歷史人物。

  怎樣評價他們,我想應該有五項原則。

  第一,階級原則。簡言之,也就是階級分析的原則。在歷史研究中,運用階級分析的原則,作為歷史唯物主義者,應該是毫無疑義的。即使是現在,也應該運用這個有效的原則。

  當前,不是運用不運用的問題,而是如何運用的問題。

  在階級社會中,我們當然要站在被剝削階級一方,謳歌他們反抗壓迫、反抗剝削的英雄行為。但是,這種謳歌,不應該是教條的、僵化的,而應該是辯正的,唯物的。不能無原則地美化,無限制地拔高。如對農民起義的研究就存在這個問題。我們常常不自覺地美化或拔高農民起義。在太平天國起義的研究中就存在這種現象。太平天國是完全應該肯定的。但是,對它的研究存在過分美化的傾向。這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現在,就應該恢復太平天國的本來面目。我們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尤其是文化大革命中,把豐富多彩的歷史簡化為農民起義斗爭史或儒法斗爭史,就是階級分析原則的教條僵化運用的極端典型。

  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另一面,則是對剝削階級的全盤否定,否定他們的一切所作所為。他們的政治的經濟的軍事的文化的藝術的所有作為,都一概予以否定,其實就是徹頭徹尾的民族虛無主義。這種錯誤的理念就導致了歷史的虛無主義。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這種錯誤的觀點發展到極端,中華民族的輝煌燦爛的歷史已不復存在,被“四人幫”否定得所剩無幾。在他們看來,是“紅洞縣里沒好人”。歷史上的剝削階級應一律打倒,再踏上一只腳,讓他們永世不得翻身。好端端的五千年的中華民族的文明史,在這種極左的所謂階級分析觀點的糟蹋下,竟然被涂抹得漆黑一團。那時,關于中國的歷史,學者寫什么呢,教師講什么呢,學生學什么呢?都只能望天興嘆,一片茫然。

  第二,歷史原則。這是一個不可或缺而又經常被亂用的原則。歷史原則,就是要用彼時彼地的眼光去看待和評價歷史人物。歷史人物的所作所為,不能超越他所處的那個時代。我們不能對他們提出過高的要求。這里有兩種傾向,一種是把歷史人物現代化,賦予他們很多現代色彩。農民起義領袖,則被美化為“高、大、全”式的無甚瑕疵的英雄。現在,銀幕上的帝王,則被過度美化了。另一種是把歷史人物妖魔化,文革中間把帝王將相、才子佳人一律視為歷史垃圾,統統加以擯棄。這兩種傾向都是要不得的。

  第三,大節原則。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歷史上的偉人不可能十全十美。偉人往往不是圣人。偉人也有凡人的一面,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樂。因此,偉人也必然有失誤,也必然有錯誤。這些,有的是有意為之,有的是不得已而為之。總之,我們歷史學者看待歷史人物,應該看他們的大節,看他們對歷史的貢獻。如秦始皇,我們看他,主要是看他對統一中國所做出的貢獻。他的所作所為促進了歷史的發展。但是,他的焚書坑儒,無論如何是不能肯定的。我們既不能因為他大搞焚書坑儒,而否定他的歷史貢獻;也不能因為他的歷史貢獻,而美化焚書坑儒。

  難道有什么歷史著作美化“焚書坑儒”嗎?有的。手頭有一部歷史著作就說:“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打擊了復古思潮,維護了中央集權的國家制度,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偈欏?,并沒有把所有的書都燒光了,國家圖書館之書、醫藥、卜筮、種樹之書,均未燒;‘坑儒’,也并未坑殺所有的儒生,朝中仍有著名的儒生伏生、叔孫通仍受重用?!盵1]這是什么話?在這樣一部煌煌巨著中,居然說“焚書坑儒”“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而且還說,“‘焚書’,并沒有把所有的書都燒光了”,“‘坑儒’,也并未坑殺所有的儒生”。怎么?還嫌秦始皇燒、殺得不夠勁嗎?我們的歷史學者,居然為秦始皇的封建文化專制的殘酷手段尋找理論根據,把議論時政的儒生一律打成“復古派”,然后就說殺他們是合理的,“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我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人家殺你,你還為人家叫好。當然,這部著作出版于1979年,文化大革命剛過不久,內容上不免摻有時代的印記。該書的作者都是我素來景仰的學有造詣的名家,現在再讓他們寫,我想,大概不會這樣著墨了吧!

  扯遠了,打住。盡管秦始皇“焚書坑儒”,因為他統一了中國,還是應該肯定他的。但是,他的“焚書坑儒”畢竟如阿Q的瘌痢頭,怎么也不能艷若桃花。

  此外,我提出一個個人見解,就是對歷史偉人不能進行道德評判,亦即道德評判不能改變偉人的歷史地位。在常人看來的十分重要的如男女生活作風問題,或者真誠虛偽問題,對于歷史偉人來說,都不成其為問題。因為有很多問題,不能證實。即或證實,我看也毫無意義。因為,這些都是小節。歷史學者評價歷史人物,是看他的大節,而不是小節。搜索細節、小節,那是小說家的事。

  第四,雙贏原則。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多民族的泱泱大國。在她形成的歷史進程中,在現在疆域的版圖內,曾經多次出現過國中有國的歷史現象。這就是歷史上常說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遼金史專家張博泉教授說:“國中有國,族中有族,這是歷史上常見的?!盵2]他在分析金與宋之間的關系時說:“應當承認在中國境內的各兄弟民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女真族是中國民族的一個成員,女真族所建立的金政權是中國歷史上的民族政權,而且構成歷史發展中的一個重要朝代。這是分析金、宋戰和史所必須肯定的一個前提。這就是說,不能用中國民族的主體漢族來代替整個中國民族這個概念,不能把女真族視為中國民族以外的外來入侵的民族,不能把金政權視為獨立于中國之外的外國,女真是中國民族中的民族,金朝是中國之中的國?!盵3]這個觀點是很有說服力的。我完全贊同這個觀點。

  由此,便引出兩個觀點。

  一是要用歷史的眼光看待當時兩國之戰。國中之國的戰爭,也不是全無正義非正義可言。依據張博泉教授的觀點,金、宋之戰應劃分為三個階段,而第一階段就是金侵宋的掠奪戰爭,宋則是反掠奪的正義戰爭。[4]

  但我認為,既然是一國之內的民族戰爭,大多不好提正義與否。因為民族之間的融合,就包括粗魯野蠻的殺伐。這里有以強凌弱,以大壓小,以眾暴寡,以硬欺軟。不講道理,不講信義。有理的一方,也可能因為無力,而被消滅??際鞘癲簧獾那致哉?,隨著全國的統一,這十惡不赦的侵略者又可能變成功莫大焉的統一者。因為他成了新王朝的奠基者。所以,要用歷史的眼光看待當時的戰爭,評價歷史人物亦然。

  不管以后如何,當時當地歷史人物的表現,應該成為評價歷史人物的標準?!胺玟熹熨庖姿?,壯士一去兮不回還”。受命燕太子丹刺殺秦王的荊軻,就應該一如既往地予以肯定。因為他是為了反抗秦國的侵略的。我們不能因為秦始皇后來統一全國,成了歷史偉人,就把過去凡是反對他的人都說成是反動的。岳飛愛國,秦檜賣國,這都是歷史的鐵案,是翻不得的。洪承疇只能入《貳臣傳》[5],清朝人撰寫《清史列傳》也是這樣看的。因為他們背叛了明朝。當然,他對清朝統一全國立了功。吳三桂反叛則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入了《逆臣傳》[6]。對這樣復雜的歷史人物的評價就要多費些口舌。

  二是依據當時的表現,各評各的,也就是雙贏原則。例如,清攝政王多爾袞在南下統一全國時,在攻打揚州之前,曾給明朝兵部尚書史可法去了一封勸降信。勸其交出揚州,就地投降。史可法在威嚇利誘面前,毫不動搖,堅決抵抗。待到清軍包圍揚州后,又五次發信勸降。史可法將信一一燒掉。后終因寡不敵眾,城破被俘。勸降三日,許以高官后祿,史可法說:“我,頭可斷,身不可屈?!倍⒂戮鴕?。像這樣的抗清將領就應該予以肯定。

  但是,他的對立面,如清攝政王多爾袞也應該予以肯定。學者周遠廉研究員、趙世瑜教授說:“[多爾袞]是我國歷史上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軍事家,是滿族歷史上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代表人物之一?!盵7]

  多爾袞和史可法在歷史上是對立面,各為其主。多爾袞為清朝統一全國立了大功。而史可法至死不降,表現了可貴的民族氣節。都應該予以肯定,自己肯定自己的,這就是雙贏原則。這是在中國這樣大國的歷史上有時還存在小國,而在評價歷史人物時出現的特殊現象。

  第五,兩點原則。評價歷史人物,應該兩點論,不能一點論。如評價曾國藩,就存在這個問題。曾國藩曾經嚴酷鎮壓過太平天國農民起義,由此,他數十年來一直被定為劊子手、賣國賊、衛道士等,成了歷史上反面的典型。但是自90年代以來,人們對他的評價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毛澤東對曾國藩的評價也公諸于世,使世人受到很大的震動。毛澤東說:“愚于近人,獨服曾文正?!閉饈?917年毛澤東24歲時在一封信里寫的。

  馬東玉教授說:“毛澤東是對曾國藩評價極高者。他在探索‘本源’、自我錘煉、治學態度、生活習慣、文章氣質、鍛煉身體、軍事原則等方面,都曾把曾國藩作為楷模去學習。這雖是成為馬克思主義者以前的事情,但曾國藩對他諸多方面的影響卻是深刻而長久的。這是個很大的題目,這里不過是舉例而已?!盵8]

  他又說:“本世紀中期到80年代,大陸是全盤否定曾國藩的,原因是他鎮壓起義,他捍衛封建傳統,而當時是全盤否定封建意識形態的。如今政治思想解放,人們又在文化上、精神上、人格學問上肯定曾國藩,并形成熱潮。這充分說明,曾國藩是一個影響歷史的人物?!盵9]

  我們過去評價曾國藩是一點論,只看到他鎮壓農民起義的一面,而全盤否定他。現在我們用馬克思主義的兩點論來評價他,就發現他身上有許多值得繼承和發揚的好東西。這也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優秀的傳統文化,是不應該丟棄的。

  評價歷史人物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試提出5項原則供學者參考。不周之處,請予指正。

  注釋:

  [1] 劉澤華等:《中國古代史》[上],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275頁。

  [2] 張博泉:《金史簡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0頁。

  [3] 張博泉:《金史簡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1頁。

  [4] 張博泉:《金史簡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1頁。

  [5] 王鐘翰:《清史列傳》,中華書局,1981年版,第20冊,第6442頁。

  [6] 王鐘翰:《清史列傳》,中華書局,1981年版,第20冊,第6632頁。

  [7] 周遠廉 趙世瑜:《皇父攝政王多爾袞》,吉林文史出版社,1994年版,第1頁。

  [8] 馬東玉:《曾國藩本傳》,遼寧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301頁。

  [9] 馬東玉:《曾國藩本傳》,遼寧古籍出版社,1997年版,第303頁。

  文章來源:近代中國網


文章分類: 讀史論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