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彩12月14场胜负:此“封建”非彼“封建”——一個歷史問題的誤解

7
發表時間:2014-02-13 09:26

14场胜负彩新浪 www.lunccm.com.cn 陳樂民

《書屋》2008年第7期 

   

   內容摘要:

   不記得從什么時候起,在我思考一些歷史上的問題時,出現了兩種“封建”的概念。一時間,我有些犯迷糊。

   本來是清楚的。當初念古文,柳宗元兩篇講中國歷史上的“封建”的文章《封建論》和《桐葉封弟辯》,已經把中國什么時候叫“封建”時期交代清楚了。

   唐太宗時有過一場關于“封建”的辯論,探討了分封宗室對不對。蕭瑀、魏徵、李百藥、顏師古、劉秩、杜佑、柳宗元等在不同時期發表了意見。柳宗元那篇《封建論》具有總結意義。除了很多議論以外,柳宗元把自有古史以來至“秦有天下”以前叫做“封建”時期是很清楚明白的。其特征是:“夫堯舜禹之事遠矣,及有周而甚詳:周有天下,裂土田而瓜分之,設五等,邦群后,布履星羅,四周于天下,輪運而輻集,合為朝覲會同,離為守臣捍城?!彼?,這種形勢是自然形成的,不是哪個圣人策劃的。這種形勢到秦始皇吞并六國發生了變化。所謂“秦有天下,裂都會而為之郡邑,廢侯衛而為之守宰;據天下之雄圖,都六合之上游……”后來簡化為“廢封建,立郡縣”六個字。

   這一廢一立的制度,明末清初的王夫之說“二千年弗能改矣”。中國歷史,從商周起,無論先秦的封建,還是秦始皇以后的皇權專制,都是以“禮”治民,等級制度和觀念一路貫串下來,這是中國文明史最難改易的。

   這些資料說明中國的“封建”時期在先秦。當然,秦漢以后在皇權統一為主的制度里,還有封臣(分封宗室)之類,時時鬧得紛爭連連,甚至刀兵相見。但作為時期,“封建”是先秦的事。我先前是這樣理解的。

   自從進來了歷史唯物主義的五種“生產方式”之后,特別是讀了郭沫若、范文瀾等不少權威的論著之后,我腦子里產生了一種“革命”,但也因而雖糊涂卻順從之。原來我所理解的“封建時期”在先秦的早期有很大一段該算是“原始共產主義”和“奴隸制”。只是“奴隸制”和“封建制”交接處劃在何時,專家們莫衷一是。所謂“封建”則一直貫串下來;我鉆牛角尖的是,秦始皇不是已廢了“封建”么???總之,歷史唯物主義說:那不算,秦漢以后才是“封建”時期;要不是帝國主義打進來,否則,中國也會像西方一樣進入“資本主義”的,毛主席在《中國革命與中國共產黨》中不是這樣說的么?那么再經過革命進入“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中國歷史就完全可以合了歷史唯物主義五種“生產方式”的轍了。不過這個“轍”合得十分勉強。

   老天不睜眼,偏偏殺出個帝國主義來,把上面的紙上談兵畫出的路線圖打亂了,于是插上了一段“半封建半殖民地”時期。這時的“封建”二字早已不是柳宗元的意思了。

   我在念中國史時,在學校里也讀世界史西洋史。其中在資本主義形成之前有一千來年的“Feudality”時期,不知最初出自誰手,把這段時期譯為“封建時期”?!胺飩ā幣淮手泄乓延兄?,順手拿來,這譯名倒是既現成,又很確切、實在,在西歐既有“封”也有“建”。就這樣,中國的“封建”和西歐的“封建”畫上了等號。不過照我理解,籠統譯為“封建”并沒有表達出在西歐其實是“建”多于“封”。Feudality源于“Fief”,譯為“采邑”,發展為獨立性很強的莊園領地,(如果我把Feudality譯成“采邑”時期或“莊園”時期,定會引起我難以回答的學理問題),漸有了各自的法和權,特別是有了各自的工商業、稅收、司法、宗教、教育、醫療等等,市民社會的理念和萌芽以及民族國家都已在這個時期孕育當中。在精神領域里,則從十三世紀起逐漸產生了“以人為本”的人文主義精神,發為近代自由、民主思想之濫觴?!拔囊嶄蔥恕背魷衷凇爸惺蘭汀鋇奈采?,這些事情誰都知道,西歐的“封建時期”接著的是近代資本主義,直到今天是什么樣子,大家都在親臨著,無須我多嘴了。

   至于中國的“封建”,它的直接后續不是像西歐那樣接上新世紀,而是孟子說的“定于一”,是“兩千年弗能改矣”的皇權專制制度,自秦漢啟始,經隋唐兩宋,到明清兩代而集大成。所以,此“封建”非彼“封建”,所處時期不同,內容更不同,一為上古,一為近古。如果不是在十九世紀中葉歷史的際會與西方文明相遇,幾乎可以肯定,中國皇權專制還會巋然不動。西方文明進來了才催化了固結不解的中國古代社會,才有了發生變異的契機。郭嵩燾曾經說:“西洋立國,自有本末,誠得其道,相輔以致富強,由此而保國,千年可也。不得其道,其禍亦反是?!笨滌形渡匣實凼欏匪擔骸叭羰溝厙蛭幢?,泰西不來,雖后此千年率由不變可也?!蔽以鴉嗜ㄗㄖ票茸鰲耙桌蕖?,必經外力才能把它打開,它自己是不會自動打開的??滌形褪欽飧鲆饉?。我們二十一世紀的人,總不能比一百多年前的康有為和郭嵩燾后退吧。

   改革開放后,有人提出我們反封建主義不徹底;這話說得一點兒不錯。但這個“封建主義”必須指更加禍害嚴重的專制主義。因為中國歷史在先秦封建之后是一以貫之的皇權專制制度,它的流毒影響才是我國政治文明身上的病灶,只一般說反封建主義容易打馬虎眼;因為在我們一般人的了解,最容易的是把那些落后的風俗習慣稱作“封建”,是很“泛化”的,如父母包辦婚姻、上墳燒紙等等,不知不覺地“淡化”了專制的根本主題。

   最近發現,有把秦漢至明清稱作“中世紀”的,這也是似是而非的?!爸惺蘭汀筆俏髖匪賾械氖倍?,相當于它們的“封建時期”,所以在書里從來是大寫的,如Middle Ages,套在中國歷史上不合適;中國自身根本沒有那么一個為近代作準備的“中世紀”。這個問題涉及中國歷史上有沒有“資本主義萌芽”的問題,我認為是沒有的。若詳加論證是很復雜的,超出了這篇文章的范圍,就此打住,待以異日。  


文章分類: 讀史論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