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场胜负彩模拟投注:古巴華人血戰錄

10
發表時間:2013-07-09 17:27

14场胜负彩新浪 www.lunccm.com.cn 題目:古巴華人血戰錄
作者:徐杰
書報刊名:《世界軍事》2013年七月上,第75~78頁
  在古巴的中國人沒有一個不曾投身自由的事業。在戰場上,他們個個如猛虎般同敵人搏斗。一旦被俘,則視死如歸,英勇就義。他們為古巴獨立慷慨地流盡最后一滴鮮血,卻不抱任何追求個人名利的欲望,也從不企求得到感謝的花束。

——19世紀古巴民族領袖岡薩洛?德克薩達將軍

逼上梁山

  19世紀初,隨著廢奴運動興起,西方國家陸續頒布法律,禁止再從非洲販運黑奴。但此時遍布拉美的熱帶種植園,對勞動力的需求依然旺盛,“缺人手”成了種植園主們最頭疼的大事。到了1840年,情況出現轉機。由于鴉片戰爭失敗,積貧積弱的中國被卷入世界殖民體系,而不法洋商也因此“盯”上了中國豐富的人力資源?!賭暇┨踉肌非┒┖蟛瘓?,拉美勞工市場上就出現了華人的身影。盡管洋商宣稱這些人是可以自由往返的普通移民,并美其名曰“契約華工”,但實際上與對待奴隸無異。
  1847年6月3日,一艘名叫“奧肯多”號的輪船,運載206名華工到達古巴哈瓦那港。12天后,另一艘載有365名幸存華工(編注:由于船上條件惡劣,華工死亡率很高)的英國帆船“阿蓋爾公爵”號,也駛抵哈瓦那。以此為肇端,華工輸入古巴的大幕正式拉開。當地人發現,這些黃皮膚、扎辮子的中國人“像綿羊一樣”溫良恭順,似乎世上就沒他們不能忍受的艱辛與困苦。但僅僅21年后,華工卻拿起武器沖鋒陷陣,站在了古巴獨立革命的最前沿。這期間究竟發生了什么?
  進入19世紀,輝煌一時的西班牙已從巔峰跌落,其在美洲綿亙數世紀的霸權,更是被英法等新興帝國沖擊得七零八落,殖民版圖走向崩潰。不得已,西班牙決定收縮兵力以強化控制最重要的殖民地,特別是物產豐富、位置顯要的古巴。但西班牙落后的經濟結構,決定了其須靠發展奴隸制種植園維系殖民統治。于是,當其他國家相繼廢除奴隸制或保持“低調”時,古巴的西班牙殖民者卻走上反動道路。19世紀中后期,大批非洲黑奴和華工被輸入島內,整個社會矛盾尖銳,正處于劇烈震蕩的前夜。
  1873年11月,晚清政府派禮部太常寺少卿陳蘭彬前往古巴,實地考察華工境況。1874年3月18日,陳蘭彬來到哈瓦那。這位晚清著名外交官一路尋訪監獄、煉糖廠、種植園,克服重重阻力,查明了華工被誘拐來古巴的真相,并了解到諸如“隨船中國翻譯和醫生也被拍賣”“航海途中華工死亡率高達13%”等觸目驚心的事實。這次調查雖令清政府停止向古巴繼續輸出“契約華工”,卻無法從根本上改善在古華人的惡劣處境。據統計,從1853年到1873年,被拐賣到古巴的中國人達13萬,超過當時古巴總人口的10%。他們被驅趕到田里種植甘蔗、煙草或咖啡,每天超負荷工作14小時以上,還要忍受皮鞭和棍棒,甚至慘遭屠殺。在這樣的非人凌辱與殘酷壓榨下,華工平均存活時間僅5年,到1880年,10余萬華工就只剩下4萬人。陳蘭彬“肉破皮穿日夜忙,并無餐飯到饑腸。剩將死后殘骸骨,還要燒灰煉白糖”一詩,反映的正是古巴華工的悲慘遭遇。
  除身心摧殘外,古巴殖民當局還以“不遵誓約和法令”“破壞公共秩序”“幫助‘國家的敵人’(編注:指爭取獨立的古巴革命者)”為由,強迫那些契約期已滿的華工要么“滾蛋”,要么重新“續約”。而無論走哪條路,都意味著華工被剝奪了成為合法移民的權利,還要“吃二茬苦,遭二遍罪”。面對命運的不公,在古華工沒有消極忍耐,而是選擇了奮起抗爭。1868年10月10日,被西班牙殖民者稱作“忠實小島”的古巴,吹響了爭取獨立的戰斗號角。當天,就有上千華工高喊著“自由萬歲”的口號,加入了起義隊伍。

尚武忠義

  在翻閱多位古巴歷史學者的研究著述時,筆者發現他(她)們都有相同疑問,即早期參加古巴獨立革命的華人“為何特別能戰斗?”這顯然不是“物極必反”4個字就能解釋的。而一個多世紀前的西班牙官方檔案中,也提到一些古巴華工“很不聽話”,被體罰時不像普通華人那樣逆來順受,而是表現出“強烈反抗情緒”,并“以身為中國人而驕傲”。另據古巴相關資料記載,當時,歐美奴隸販子通過向清朝官員行賄,曾低價從中國接收了一批為數眾多的“政治犯”。這些人身份特殊,大都是19世紀中葉“革命運動的參與者”。說到這里,人們會很自然地聯想起轟轟烈烈的太平天國運動。沒錯,他們就是起義失敗后被俘的太平軍將士。
  19世紀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和澳門,由于毗鄰大陸且不受清政府管轄,成為反清力量的立足點和進出口岸。許多太平軍官兵在部隊打散后,為躲避官府追捕或囿于生活閑苦,紛紛來到港澳,以“契約勞工”身份遠赴他鄉謀生。例如,洪秀全的族侄、瑛王洪春魁逃到香港后改名洪和,先是自己賣身去古巴做挖鳥糞的苦力,后來又做過海員和醫生,并因此結識了孫中山等革命者。當然,還有很多人是被強迫的。例如,臭名昭著的英國殖民者戈登,就曾在協助清軍攻陷蘇州后,將大批太平軍戰俘用船送往南美做苦力。試想,這些具備戰斗經驗且富有反抗精神的中國人來到古巴,無疑對增強當地華工的抗爭意識助力頗多。1870年1月1日,一支約2100人的西班牙殖民軍向古巴革命軍發起進攻。盡管起義者人數僅及敵軍四分之一,沒有大炮,彈藥也不足,但他們卻讓對手遭到慘重失敗。究其原因,是“華人組成的兩個班殊死搏斗。子彈打光了,他們就用槍托砸碎敵人的頭顱。這一天,他們為太平天國揚了名”。
  需要指出的是,身為少數族裔的華人之所以投向革命陣營,還與他們在古巴找到了“同盟軍”有關。盡管語言、文化、膚色大相徑庭,但黑人和華人都是被當作奴隸販運來的,相似的悲慘境遇讓雙方惺惺相惜。而長期的共同生活、勞動,則使不同種族間的文化習俗與宗教信仰相互融合,甚至產生共鳴。比如,華人十分推崇忠肝義膽、除暴安良的大刀關羽,喜歡把關公畫成身穿紅色戎裝的戰神,并尊稱其為“三番公”(編注:參加古巴獨立戰爭的華人多數來自廣東,這個稱呼就源于“關公”的粵語發音)。而非洲黑奴篤信本土宗教,供奉圣?巴爾巴拉神(編注:一位傳說中因堅持信仰而被殺害的婦女)。有意思的是,黑人也將她描繪成披紅佩劍的圣武士,這種巧合無形間增進了黑人與華人間的團結。
  秉承關公忠義思想的華人官兵,不僅在出征前祭祀“戰神”,戰場上的他們同樣驍勇善戰,義薄云天。在岡薩洛將軍的回憶錄中,曾對中國戰士的忠誠和勇敢大加贊賞。例如,有位名叫“阿波羅”的華人軍官,“忠誠之氣令人欽佩,他身經百戰,每次臨敵必身先士卒”。又有位中國戰士被大家起綽號叫“半羊半獅”,形容他“遵守軍紀像綿羊,上陣殺敵如雄獅”?;褂形恍棧頻鬧泄儼恍冶壞腥朔?,殘忍的西班牙殖民者對他施以鞭刑,但他就義前仍高呼“古巴自由”不止。書中還提到一位華人少尉奉命掩護戰友撤退,自己卻因腿部受傷陷入重圍。但他毫不畏懼,每開一槍就干掉一個敵人,直至彈藥耗盡,犧牲在敵軍刺刀下……“(面對這些英雄壯舉)連我都感到自己是中國人了!”將軍如是說。
  1902年,古巴宣布獨立,一些“革命者”開始向政府邀功請賞,而作出巨大貢獻的華人官兵卻選擇了自食其力。1992年出版的古巴《波埃米亞周刊》上,曾刊登一篇題為《起義軍中的華人》的文章,里面提到:“當戰爭結束,共和國建立時,曾為古巴獨立流血犧牲的華工不求論功行賞,也沒有索取榮譽和地位,而是功成身退。1902年成立了‘起義人員復查及資產補償委員會’,但只有少數華工戰士來登記,而后來憑退役證去領取微不足道薪水的華人,不過區區44人?!?/span>

繼續戰斗

  1927年,蔣介石策動“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中國大陸陷入一片白色恐怖。嚴峻的國內形勢,迫使大批仁人志士流亡國外,其中一些就來到了古巴。與當年被蒙蔽騙來的“苦力”不同,他們帶來了全新的思想觀念。例如,一位名叫黃淘白的愛國華僑到古巴后,于1928年創建了左翼團體“擁護工農革命同盟”(編注:后更名“古巴華僑社會主義同盟”)。而抗日戰爭的爆發,更是重新點燃了古巴華人如火的革命激情。
  史載,當“盧溝橋事變”的消息傳來,所有在古華人為之震驚。每天下午,哈瓦那電臺都用粵語播送30分鐘的中國新聞,評論抗戰形勢。各華僑團體則積極行動,捐款捐物,并成立了“工農自衛聯盟”。受馬列主義感召,加入古巴共產黨(編注:成立于上世紀20年代,后與卡斯特羅領導的“7?26運動”合并)的華人越來越多。1929年,一位名叫何塞?王的古共黨員創辦《工農之聲》月刊,以此作為“工農自衛聯盟”的機關報。但1930年8月13日,他被當時親美反共的馬查多政府殺害。古巴進步媒體強烈譴責這一暴行,華人社區也是一片沸騰。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后,許多華人社團呼吁古巴當局同新中國建交,卻遭獨裁政府鎮壓。
  在古巴現代史上,1953年的7月26日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當天,在菲德爾?卡斯特羅帶領下,150余名古巴革命青年進攻蒙卡達兵營,打響了反抗巴蒂斯塔獨裁統治的第一槍。也正是從那一天起,古巴進步知識分子和工農群眾不再妥協退讓,決心用武力推翻暴政,相繼有上百名華人加入革命隊伍。日后成為古巴軍隊少將的阿曼多?蔡?羅德里格斯,當時只是普通的華裔學生。別看年紀不大,由于他積極投身反獨裁運動,20歲出頭便成為古巴著名青年領袖,并因此6次被當局關進大牢。1955年,羅德里格斯加入卡斯特羅創建的革命組織“7?26運動”。1956年底,流亡墨西哥的卡斯特羅率部返回古巴,登陸后卻遭政府軍襲擊,82人僅剩12名幸存者和7桿步槍。但最終,革命火種在馬埃斯特臘山區被保存下來。這期間,卡斯特羅兄弟和切?格瓦拉將毛澤東的《論持久戰》,以及講述游擊戰和人民戰爭的理論著作油印成小冊子,供戰士們學習,這些小冊子被起義官兵親切地稱作“來自中國的糧食”。
  由于敵人力量還很強大,1958年4月9日的總罷工和幾次城市起義均告失敗,革命形勢再陷低谷,一些意志薄弱的人甚至退出革命陣營。正所謂“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總罷工失敗后,一位名叫古斯塔沃?崔的華人青年主動上山投奔游擊隊,革命勝利后,他也被提拔為將軍。同年5月底,巴蒂斯塔調集上萬人馬,配以坦克、大炮,在駐關塔那摩美軍飛機支援下,開始向馬埃斯特臘山區發起“總進攻”。而此刻游擊隊主力還在外線作戰,根據地僅剩300余名守軍,且武器匱乏,只有200條槍。面對優勢敵人,一位名叫莫伊塞斯?邵黃(編注:古巴著名華裔將軍)的華人戰士與戰友仍堅持戰斗。一次在執行任務時,一發敵軍炮彈落到隊伍邊上,一名華人戰士被炸暈,滿臉流血。被救醒后,他第一句話就是問:“我的槍沒壞吧?”邵黃將軍后來回憶,這一幕令他對革命“有了新的認識”。經過一個多月的戰斗,起義軍粉碎了反動當局的“圍剿”。1958年下半年,古巴革命進入新階段。菲德爾?卡斯特羅決定分兵出擊,他讓切?格瓦拉率一部分人前往古巴中部開辟新戰場,邵黃也參加了這次著名的“千里大躍進”。與在山林打游擊不同,平原行軍極易遭敵人襲擊。為此,起義軍專挑最難走的道路,500公里的長途跋涉讓大家苦不堪言。但邵黃看到,部隊中的華人官兵即使自己腳底潰爛,還搶著幫隊友背沉重的槍械和物資。
  1959年1月1日,卡斯特羅率起義軍進入古巴第二大城市圣地亞哥。當晚,卡斯特羅向數萬群眾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說,古斯塔沃?崔負責擔任總司令的貼身警衛。在他們身后,是群為正義事業走到一起的革命軍官兵,其中有黑人、白人、混血兒,當然還有黃皮膚的華人。在這歡呼勝利的時刻,這些歷經戰火洗禮的勇士哽咽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們喜極而泣,淚流滿面。


文章分類: 歷史人物